您的位置: 主頁 > 城市聚落 > 文章

城市化究竟是把城變成了鎮

時間:2019-04-03 17:59   來源: 未知    作者:祖國新聞網3
城市化究竟是把城變成了鎮


  北京是首都,也是中國的一個有三千余年建城歷史、八百六十余年建都史的歷史文化名城,歷史上有金、元、明、清、中華民國(北洋政府時期)等五個朝代在此定都,所以生于斯、長于斯的北京人,一向是驕傲的。都說北京的出租車司機特能侃大山,當然能侃,北京3000年的這些事兒,故事一時半會說不完,就是啞巴都會開口講話的,何況怕您閑得慌的北京出租車司機呢?!要是您一直住在某地兒的“新城”,那恐怕想講也沒得可講吧,反正大家都一樣。出門就是巨寬的馬路,看不到周邊的鄰居。眺望城市廣場,最顯眼的大樓肯定是市政府,要瞧一眼廣場對面兒的女朋友,最好得用望遠鏡,否則就能認錯人。是不?

  北京人不喜歡這樣的“新城”,喜歡的是有著3000年味道的老北京。喜歡的是北海的青柳,什剎海的落日,喜歡的是胡同里老街坊的歡樂,老酒館的芳香,小店里的喧嘩,樹蔭下的知了聲,還有人間四月天的風和湛藍如洗的長空。這一切,都是北京人兒時揮之不去的記憶。

  現在的北京變了,變了味兒的北京,從古都變成了鄉村。

  周末上街,一天就看到兩起司機在馬路中間停著車,互相之間,擺著陣勢,用非北京口音在叉腰大罵,看看車牌,都不是北京的。其實,那都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互相別了一下,在過去的老北京,立馬就會站出老人來評理,現在的馬路太寬、太寬,北京的老人兒也都快死絕了,所以再不會有人管這些事了,估計只要互相罵不死,也會自己走人的。關鍵是要較勁,講究不吃眼前虧,馬路再寬,也跟村里的一樣。

  陪著老外去了一趟鑼鼓巷,記憶中的鑼鼓巷還是挺有北京味的。狹窄的巷子,合著自行車的鈴鐺聲兒,夾雜著不少的咖啡館、茶館、酒吧和餐廳,空氣中還飄著音樂和歌聲,自有一股子散漫和悠然自得的京味浪漫。到了才知道,鑼鼓巷的記憶那是過去了,現在的鑼鼓巷,人比過去多得多了,但都是來自四面八方的人,幾乎看不到北京人兒了。咖啡館和茶館,早沒了蹤影,酒吧寥寥可數,餐廳也是三線城市恐怕都沒什么人去的餐廳,路邊商店里擺賣的都是專業旅游小鎮批發的商品。一個不知道哪里來的婦女站在人潮中的巷子里扯著嗓子大哭大叫,“俺的娃沒了”!旁邊站著一位不知所措的北京胖大叔協警,勸也不是,不勸也不是,尷尬地陪著發愁。

  新的北京,新得厲害。

  城西邊新的建筑群拔地而起,中間有一塊空地被建成了一片休閑娛樂區。說是娛樂,其實最主要的娛樂就是吃吃喝喝。曾幾何時,奧特萊斯作為現代文明代替了街邊小店,隨著街道商業的崩潰,北京的人,只好開車一個小時去買東西,再開車一小時去上班,這又為大家買車提供了理由;于是,古老都市里汽車擁擠不堪,只好不斷地拓寬馬路,而馬路的加寬,又為買車創造了條件,漸漸城市里的人變得愈加微小,汽車越來愈多成了城市的主宰。就這樣,車多了修寬馬路,馬路寬了車更多,北京就變得北京人都不認識了,整個城市變成了巨大的停車場。

  城里的街道商業,原本承載著城市的文化、傳統、千年的味道和人的生活關系,現在這一切都離開了,電商趁勢而起,沖垮了僅存的街道商業,人們再也不會買點東西,聊會兒天,只能選擇要么開車購物,要么電商代購,再無其他選擇。北京變得如此乏味不堪,變得就像中國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三線城市。還是拿那個城西邊的休閑娛樂區來說吧,夜間燈光裝飾的輝煌燦爛,但環顧四周,熙熙攘攘的人群里,難得看到幾個北京人,夜晚到處飄蕩著到此一游的青春荷爾蒙味道,裹雜著來自五湖四海的菜香和喧鬧。

  過去的北京,道路中根本沒有欄桿,現在的欄桿和紅綠燈也沒有擋住橫穿馬路的人,反倒是還增加了霸坐的,翻欄桿的,碰瓷的,堵門要飯的,隨地吐痰的,豪門吸毒的,韓國妝大流行,眾臉清一色……。那些春節必返鄉但卻在京工作賺錢的人,買房之后很多還接來了父母,鄉村習慣更是席卷而來,淹沒了北京這座城市。在中國,都說唯有北京最特殊,全國的人到了上海,都會學點上海話,女孩在裝嗲的過程中,就融入了上海,融入了海派的城市。深圳本是由五湖四海的人組成,但靠近港澳的優勢,很快也就港澳化,幾句白話,也帶出幾分地道嶺南味兒。它們都能多少保有一些城市的傳統,唯有北京,沒什么可融入的,本來就是人人都會的普通話,一千萬出頭的人襲卷而來,大家又都不見外,整個城市就迅速淹沒在人海中,3000年的古城迅即成了江湖大客棧。現在互聯網的大普及,更是拉近了人與人的距離,一個遠在西北的小青年,可能此刻就正在網上訓斥北京的大教授。人人在這樣的城市,都覺著萬事是自己應該的,古城原本就是多神的,火神、水神、天神……,代表著對這方土地的敬畏,來了都是客,人與人敬三分,彼此尊敬是傳統,現在這些悠久的禮數,早在茫茫人海中煙消云散,剩下的文化殘骸就是赤裸裸的牛B、裝B和傻B。

  據說,這一切都叫城市化。

  中國現在的大知識分子忒聰明,大城市都化了,小城市咋辦?于是,城市化就改叫了城鎮化。最后就是不知道,究竟是城變成了鎮,還是鎮變成了城。對于老北京的人來說,3000年的城只是一曲悲歌,天上的云還在,只是鴿子不再飛翔;北京的海還在,只是鼓樓的燕子已遠游,這個城市變得太快,3000年的時光,一晃而過,如今這城變得誰也不認識,變得無人再愛、再留戀。

会赚钱的女人可以不做家务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