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主頁 > 法制社會 > 文章

是干警又是“醫生”

時間:2019-11-23 16:41   來源: 網絡整理    作者:祖國新聞網小編

原標題:是干警又是“醫生”

“不同于普通的監管場所,我們的干警不僅要幫助監管對象戒除毒癮,更要時刻警惕、做好職業暴露風險的防范。因為,這里的戒毒人員,無一例外,都是HIV病毒攜帶者。”廣東省第四強制隔離戒毒所(以下簡稱“廣東四戒所”)黨委書記、所長孔湘介紹,該戒毒場所是廣東省戒毒管理局為解決病殘吸毒人員收治難題,于今年2月開始啟用的。

《法制日報》記者了解到,廣東四戒所收治的感染艾滋病毒戒毒人員中,約八成患有不同種類的傳染疾病。這就要求從業干警們不僅要先過每天接觸艾滋病感染者的心理關,更要學會防范職業暴露風險、增強對疾病的鑒別能力,還要“治心強身”,即幫助戒毒人員戒除心癮、恢復身體機能。

自嘲被“拉壯丁”卻一干10年

“廣東四戒所的前身——南豐強制隔離戒毒所四分所集中收治患有艾滋病的戒毒人員時,我是被‘拉壯丁’拉來的。”廣東四戒所所政管理室負責人鄭小群毫不諱言。沒想到,這一干,就在這個特殊的戒毒工作一線干了10年。

“剛到所里工作的時候,也非常害怕。”鄭小群說,干警也是普通人,“我從不敢拉門手把開門,到戴著手套開門,到敢與艾滋病感染者握手擁抱,大概經歷了三五年的時間。”

并不是每個人都有鄭小群這樣的勇氣。“得知被分配到管理艾滋病人的監管區后,直接放棄公職的有,中途離開的也不少。”鄭小群說,“這真不能怪他們。當時集中收治患有艾滋病的戒毒人員時,抗病毒治療還沒常規普及開展,管理壓力很大,職業暴露的風險也很大。”

所幸,與鄭小群同批分配到這個特殊戒毒工作一線、目前仍在堅守崗位的有45位同事。“曾出現過干警在大門扶手上蹭破了皮家屬擔憂的情況;有的干警因被場所內的蚊子咬了而擔心傳染。沒有身處其中,難以體會個中的擔憂。能留下來的,都是說服自己后又做通家人工作的,很不容易。”鄭小群介紹。

為避免戒毒人員集中關押面臨交叉感染的風險,今年2月,廣東四戒所投入使用,目前收治了全省范圍內感染艾滋病毒的戒毒人員,下一步還將繼續收治患有其他疾病的病殘戒毒人員。

鑒別處置能力像“半個醫生”

“當初的害怕源于無知,對艾滋病的感染渠道、治療,以及相關的并發癥、潛在風險等幾乎全都不了解。”民警朱曉彬回顧自己的心路歷程,“同樣發生職業暴露,對易感人群來說,感染乙肝的幾率遠大于艾滋病。”

在廣東四戒所,雖然做不到人人都是醫生,但是干警們大多懂得與艾滋病相關的醫學常識,以及其他疾病的救急處理程序。戒毒人員既是違法者,又是特殊疾病患者,還是毒品的受害者。“吸毒人員中的艾滋病毒感染者,身體抵抗力特別低下,基礎疾病多樣。因此,廣東四戒所比常規場戒毒所的工作壓力和需要的醫療力量都要大些。”廣東四戒所所內醫院副院長黃達輝說,“我們既要做好對違法者的管理教育,又要保障管理者和所管對象的安全和身體健康。”

早晚8點,是廣東四戒所所內數百名戒毒人員在操場集體服用抗病毒藥的時間,場面蔚為壯觀。原來,兩個月前,醫生抽檢發現抗艾滋病病毒治療的療效不是特別理想,分析后發現戒毒人員在宿舍服藥時難以把握最佳服藥時間。“雖說理論上明確兩個小時內服藥是可以的,但從實際操作來看,服藥時間越精確效果越好。”從此,廣東四戒所開啟了集體服藥的“大軍團作戰”模式。

“許多戒毒人員的身體機能出了問題表面看不出來,某個瞬間的突然發作,可能就要了命。”鄭小群說,該所運用“包干夾控”的機制,確保管理對象的及時救治這項中心工作能夠落實到位。

不久前,一名戒毒人員再次癲癇發作,口吐白沫渾身抽搐。“包干夾控”機制啟動,相關戒毒人員立即向干警報告,干警趕到現場后相互配合,先是清理病人嘴邊白沫,防止倒流嗆到氣管,同時用柔軟的毛巾塞住病人張開的嘴,防止他咬到舌頭出現大出血。

“這是處置突發的常態了。”鄭小群說,干警們和艾滋病戒毒人員相處時間久了后,一些疾病發作前的神情、走路步調等都了然于心。“所內醫院的醫生也常常開展宣傳,提高大家的鑒別和現場處置能力,更好地幫助戒毒人員康健身體。”

“治心”喚醒監管對象生活希望

感染艾滋病毒的吸毒人員心理狀態極不穩定,尤其是患上了其他疾病后往往消極抗拒破罐子破摔,甚至自傷自殘。“攻心為上”,讓他們安心戒毒治病成了廣東四戒所的重心工作之一。

会赚钱的女人可以不做家务吗